http://www.avartprod.com

古董鉴定

时间:2019-12-29

  原标题:巴西一拥有200年历史国家博物馆遭大火袭击

  作者:李默然

  据《印度斯坦时报》9月4日报道,印度警方于周一晚表示,海德拉巴市尼扎姆博物馆中收藏的一个镶钻金饭盒、一个珠宝杯碟套装以及一个红宝石勺子于周一凌晨被盗。

  8月1日,盖蒂基金会和英国国家美术馆达成合作,启动名为“守护画布”(Conserving Canvas)的国际艺术品保护修复项目。由盖蒂基金会拨款赞助培养新一代油画修复领域的人才,并为世界各地艺术博物馆的名画修复专家提供交流平台,助力全球艺术品保护和修复工作发展。

图片 1

  飞机缓缓降落在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机场时,我下意识地往窗外一瞥,机场很小,大概能停下3-4架飞机,低矮的围墙外侧有一片一望无际的甘蔗林,在烈日下显得无精打采。走出机场,热浪扑面袭来,提醒着我们这里是热带。停车场内到处散布着荷枪实弹的军人,这倒与圣佩这座“全球谋杀之都”的身份相符。

图片 2

  艺术品保护修复领域现空白

  据路透社3日报道,巴西里约热内卢一座拥有200年历史的博物馆9月2日遭到大火袭击。

  从圣佩到科潘小镇还需开车走山路约4个小时,可惜我们已疲劳不堪,无力欣赏沿途秀美的景色。到了科潘小镇已是傍晚七点,依山而建的小镇入夜后灯光点点,与星空相辉映。我们住宿在科潘镇的西南边缘,再往西20多公里即进入危地马拉境内。

  这几样珍贵的文物曾为海德拉巴土邦邦主米尔·奥斯曼·阿里·汗(Mir Osman Ali Khan)所用,于周一凌晨在海德拉巴市普拉尼哈维里老城区的尼扎姆博物馆被盗。这些文物的重量加起来大约有2.5千克。警方表示,虽然尚未计算其确切价值,但预计价值高达五亿卢比(四千七百万人民币)。

  在近年的合作中,盖蒂基金会发现目前大多数美术馆缺乏修复艺术品的能力。一方面由于修复工艺复杂和理念发展迟缓,受损的作品大多会维持原样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另一方面,随着最后一代掌握画布修复技术的专业人士即将退休,美术馆的油画修复人才将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据此,盖蒂基金会积极与美术馆展开合作,发起“守护画布”项目以应对困局。

  据报道,目前还没有大火造成人员伤亡的消息,起火原因也尚未清楚。报道称,大火恐危及博物馆内从考古发现到历史纪念品在内的2000多万件藏品。

图片 3夜幕下的科潘小镇

  据警方称,窃贼打破了博物馆的木制通风口,顺着绳子进入大厅。而设置在通风口附近、原本用于监视博物馆展架的摄像机似乎被盗贼故意移开。

  从15世纪后期开始,世界范围内的大多数绘画都是在经过特殊处理的布织物上完成的。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常用一层额外的帆布衬在画布底下以保护画布不受损害,这种传统保护修复法被称为“衬底”(lining)。早期的艺术品修复师还会用蜂蜜和鲟鱼鳔制成的粘着剂,把画布与衬布粘在一起,但这种“美味”的粘着剂常会引来微生物或昆虫等的侵害。另一种方法是用发热的熨斗加上蜡树脂粘合剂,把两幅画熔贴到一起。但这种危险的做法又可能会意外地把画面上的颜料层也融掉。

图片 4

  科潘镇其实应该叫科潘墟(西语为Copán Ruinas),它位于洪都拉斯科潘省(Copán)的西部。小镇不大,以镇中央广场为圆心向四周扩散,由于地形原因高低不一、错落有致。广场由著名考古学家塔蒂安娜·普罗斯科亚科夫(Tatiana Proskouriakoff)亲自设计,平面形状呈长方形,中心为一喷泉,水从四个羽蛇口中喷出;喷泉西侧设立一方向柱,上刻若干描述方位的玛雅文字。广场北侧紧邻街道修建一弧形长廊,正对的南侧为一平台,经常用于举办一些公共活动。平台后面建有一道长墙,墙上有若干门洞,与玛雅典型房门形态相同。广场西侧为科潘镇博物馆,内藏有少量玛雅文物,其中曾经有一件玛雅世界中少见的黄金制品,可惜后来被盗。广场东侧为一天主教堂,每逢宗教活动日,这里都是人潮涌动。广场是小镇生活的绝对中心,我们每天早上上班会开车在此停留,接上我们雇佣的当地考古技术人员后,再驱车前往遗址。

图片 5

  直到20世纪80年代,美术馆的修复师重新评估了传统修复法,认为这种做法对作品侵入性太大,才开始停止衬底修复法。他们转而开始接受一种名为“最小干预法”的新修复理念,尽可能少地人为改变现有艺术品。虽然时至今日,仍有人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但这种做法其实是有代价的。越来越多的博物馆绘画修复师对于曾有的作品例行保护做法一无所知,而资深的修复师又接近职业生涯的尾声。盖蒂基金会担心,随着最后一批艺术品修复师的退休,整体修复、重新衬底、修补残缺和剥落画漆等传统技能将逐渐消失。可以预见,未来出现亟待修复的损坏艺术品时,艺术品的保护与修复领域人才将出现较大的空缺。

图片 6

图片 7广场上的凤凰木

  海德拉巴市警察局局长安贾尼·库马尔(P Anjani Kumar)于周一晚间对博物馆侦查之后说道:“盗贼没有打碎展品的玻璃罩,而是将其巧妙拆开,偷走了架子上的文物。”

  盖蒂基金会的艺术品保护专家Antoine Wilmering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多年来,美术馆修复师对画布的重大结构性修复多采用‘等待和持续监察’的被动态度。然而危险的是,一旦作品需要紧急修复,那些了解如何衬底的专家都将无法在场提供帮助。”基于这个原因,盖蒂基金会发起了名为“守护画布”的国际性拨款计划,在保护油画名作的同时希望能培养新的一批画作修复师,让艺术品保护与修复的技艺得以传承和发展。

  报道称,这座博物馆成立于1818年,与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和教育部相连接。它的标志性藏品包括一些埃及文物以及巴西最古老的人类化石。

  科潘遗址是一个较大的遗址群,散布于科潘河谷之间,其中最主要的区域位于科潘镇东北约1公里处,沿着科潘河(Rio De Copán)北岸分布。核心区域就是由大广场、金字塔、球场和王宫组成的王宫区。就在鸦片战争爆发前一年(1839年),探险家约翰·斯蒂文思(John Lloyd Stephens)第一次钻进洪都拉斯的丛林发现了科潘遗址,他的震撼可想而知。在他的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它横列在我们眼前,就像汪洋中一艘破碎的船,他的桅桿不见了,船员也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它何时来的,也不知道摧毁它的是何物,一切都是谜”。时隔一百多年,当来自东方古国的我们第一次踏上这片玛雅人的领土时,内心的感受和当年斯蒂文斯并没有太多的不同。

  尼扎姆博物馆于2000年建成,共收藏了450多件文物,并且这些文物有一部分是1937年第七任尼扎姆在其登基25周年的银禧纪念节期间收到的礼物,还有一部分是第六任尼扎姆米尔·马赫博布·阿里·汗所属。

  “通过与世界各地和盖蒂基金会的专家之间广泛的对话,我们发现艺术品修复师都很急迫地想全方位了解帆布画修复的可行选择,包括如何重新衬底、移除旧衬底及其粘合剂、修补龟裂等。”Antoine Wilmering同时也是本次“守护画布”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他表示:“这次的计划将有机会让资深修复师与年轻修复师共处一室,分享各自的知识以探讨解决共同的问题。”

图片 8俯瞰科潘大广场

图片 9

  绘画修复技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