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vartprod.com

古董鉴定

时间:2019-12-29

图片 1 曾侯乙尊盘。(湖北省博物馆供图)

  来源:SME-Talk 

  作者:谭志红

  今年73岁的杜新芳是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杜郎口镇人。退休后的他,爱上了电影收藏,家里收藏了各种各样的放映机、电影拷贝,俨然成了一座微型电影博物馆。

  原标题:我省4件文物亮相央视《如果国宝会说话》 稀世珍宝曾侯乙尊盘为何难复制

  无论任何技能,要想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8月22日,百度百家号“文化版图计划”在广东省东莞市文化馆启动,由东莞市非遗保护中心及全市32个镇街文广中心组成的“东莞非遗宣传推广专号矩阵”正式入驻百家号,由东莞市非遗保护中心与百度公司合作开发的“东莞非遗墟市”近期也将上线试运行。

图片 2

  记者 海冰

  除非是天才,像绘画这样的技艺更需要讲究日积月累。

  “东莞非遗宣传推广专号矩阵”成员将依托百度公司的AI技术和渠道资源,通过百家号平台将非遗内容推荐给用户。同时,百度APP还上线了“百度百家号‘文化版图计划’”专题页,分“寻梦岭南”“非遗故事”“非遗之美”“非遗记忆”等板块重点展示优质非遗内容。

  走进杜新芳的家,只见客厅、储藏室、大门等处摆满了他收藏的各种型号的电影放映机。52台机器,有中外生产,有35 毫米、16 毫米、8 毫米、超 8 毫米的,甚至还有提包机、固定机、座机等,一应俱全。

  “您有一条来自国宝的留言,请注意查收。”由央视、国家文物局联合摄制的百集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以新视角、微表达、引人入胜的故事,让国宝“活起来”,其中,我省4件文物亮相,稀世珍宝曾侯乙尊盘复制之谜,备受关注。

  可在15世纪初期,西方突然降生了许多天才,写实技巧骤然提升。

  东莞市文化馆副馆长刘影表示,本次与百度公司合作建立的“东莞非遗宣传推广专号矩阵”,是东莞非遗保护工作的新平台,希望通过这一矩阵的建立,进一步加强东莞市非遗保护中心和各镇街在非遗保护方面的信息互动、宣传推广,最终建立起东莞非遗信息传播的互联网平台集群。

图片 3

  8月2日,湖北省博物馆馆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方勤介绍,早年的考古报告这样描述曾侯乙尊盘:“玲珑剔透的镂空附饰犹如行云流水、龙蛇蠕动。其造型艺术和铸造技术都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在所有传世和出土的商周青铜器精品中,是一件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精品。”

  在那个摄影技术尚未出现的时代,大量能与“单反照片”媲美的杰作就被大师创造出来了。

  据悉,“东莞非遗墟市”也将积极探索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模式,与百度公司合作建立“东莞非遗墟市”线上平台。

  他的卧室也成了储藏室及放映室,还有一间单独的储藏间,架子上摆放着500多部电影拷贝,故事片、戏曲片、动画片、科教片、70年代的新闻简报等,应有尽有,应接不暇。

  湖北工匠黄金洲耗时20年,在电、烙铁等帮助下,运用失蜡法仿制出1:1的曾侯乙尊盘。尽管如此,在业界仍有争议,有青铜修复专家称,参照文字、图片资料等进行重新塑型的仿制品,不同于在实物上制模的复制品,其精湛程度、神韵上与原件尚有一定差距。

  殊不知,这翻天覆地的改变实则背负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图片 4

  方勤解释,尊盘多层透雕,表面彼此独立,互不相连,靠内层铜梗支撑;铜梗分层联结,参差错落,且有数不清的蟠虺装饰,制作成本和技术难度都相当大;加之出于保护国宝考虑,官方至今未对曾侯乙尊盘进行复制。

  直到近代的科学技术发展以来,它才陆续被揭露在世人的面前。

  为了保存好这些“文化宝贝”,杜新芳还专门在储藏间装上了空调,使室内温度、湿度保持一年四季恒温恒湿。在收藏过程中,杜新芳还练就了一手放映机修理及电影拷贝修复的好功夫。淘来的放映机大小毛病经过他的修复,很快就能正常工作。修复好后,他为电影胶片编号、按规格整齐排放。

  尊盘出土于曾侯乙墓中室,这里存放曾侯乙编钟、九鼎八簋等重要器物。尊与盘内都有“曾侯乙作持用终”七字铭文,意思是曾侯乙永久享用。但盘内铭文“乙”字是打磨后补刻上去的,打磨痕迹清晰可辨。“曾侯乙墓出土器物有‘曾侯乙’铭文的有208处,仅此处是打磨补刻而来。之前的铭文是曾侯與。”方勤说,近年,随着曾国考古的持续深入,曾国的历史序列基本厘清。经研究得知,这位曾侯與应是曾侯乙的爷爷。青铜器上改字的情况,大多出现在改朝换代、灭族之灾的情况下,把爷爷的名字改掉很罕见,研究人员推测这件尊盘太过精美,在当时就是稀世珍宝,曾侯乙才不惜据为己有。

图片 5《阿诺菲尼的婚礼》,由荷兰画家扬·范·艾克画于1434年

图片 6

  此外,省博物馆镇馆之宝曾侯乙编钟、越王勾践剑,也亮相《如果国宝会说话》。荆州博物馆馆藏木雕双头镇墓兽,也出现在节目中,它出土于我省江陵天星观1号墓。

  我们先观摩这幅绘制于1428年的经典祭坛画《受胎告知》,不难看出画中的人物有面无表情,动作僵硬。

  杜新芳不仅是一位电影收藏家,还是一名公益放映员。每逢夜幕降临,他便在自家门口挂上银幕,支上电影放映机,让街上的群众免费前来观看老电影。调皮的儿童围着银幕嘻嘻玩耍,街上的父老乡亲在夏日里摇着芭蕉扇。。。。。。听着放映机里儿时熟悉的声音,看着屏幕上的经典怀旧电影,杜郎口村民们的文化夜生活有了无穷乐趣。

  奇怪的透视也使得人物的衣着看起来就像是一块褶皱的硬纸板,显得极不自然。

  可以发现,当时人们虽掌握了透视法,但手法还处在简单拙劣的初级阶段。

图片 7《受胎告知》、1428年

  反观下面这幅1430年绘制的《一个男人肖像》,它造型生动,光影和谐,人物的服饰上的褶皱被处理得比较自然。

  尤其是缠在头上那块红布几乎能以假乱真了。若是不加以说明,恐怕我们很难想到这两幅截然不同的作品出自同一人之手。

  没错,它们都是由当时叫罗伯特·康宾的画家所画,而且两幅作品才隔了不到两年的时间。

图片 8《一个男人的肖像》,1430年

  不只是罗伯特·康宾,当时很多画家也仿佛一夜之间就能将人物的轮廓线画得相当准确。

  即便对绘画一窍不通的人,看到他们的画作也不免惊叹一声画得实在太像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它们中大多数画作的尺寸大约只有30厘米左右。

  看到这里,我们不免好奇大师们究竟是如何在这么小尺寸的画布上,画出如此精细的画作呢?

图片 9荷兰画家扬·范·艾克画于1434年就能镜子里的人物和走廊刻画出来了

  这样的疑问也同样困扰着现代著名的英国画家大卫·霍克尼。

  作为专业画家,他一直好奇中世纪的画家是如何对造型、透视以及质感等把握得恰到好处。

  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在当时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为了摸清大师的独门绝技,他将历代西方油画杰作按时间排序,做成了21米的长墙进行研究。

图片 10英国画家大卫·霍克尼

  之后,他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从15世纪30年代开始,西方的画家就开始借助了光学仪器进行创作。只是几个世纪以来,画家们对此缄口不提。

  此番颠覆性的结论一出,无疑像是在诋毁西方的艺术大师们。

  霍克尼立马受到了学术圈的攻击,甚至被斥为“疯子”。

  虽说霍克尼的结论没有足够证据加以证实,但光学技术确实能解释旷世杰作中的蹊跷之处。

图片 11大卫·霍克尼研究时做的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