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vartprod.com

古董鉴定

时间:2019-12-27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邮票、钱币、旧书等等,这些平常司空见惯的小物件,在经历了一定的岁月沉淀之后,不少会身价倍增。例如当下凡是与奥运会有关的邮票和纪念品都热卖,而具有一定年代的奥运邮票更是被热炒。对于普通家庭而言,在宏观经济低迷、其他投资领域收益不佳的年月,不妨将眼光放得更为广阔一些。业界人士认为, 收藏和鉴赏具有文化价值的物件,既能开阔视野、增加见识,也能稳定地实现资本增值,在当今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汇集了一个收藏家群体。只是平常不为人 所察觉而已。

5月29日至30日,佳士得香港2017春季拍卖之中国书画拍卖落锤,四个专场总成交达到4.9亿港元。

崔义忠,著名收藏家,中华民间艺术品收藏鉴定协会常务副会长、山东收藏家协会济南理事会主席。著有《我原意是云》《泉孕旧影》《百宝逸览》等著作,在国家及省级刊物发表作品上百篇,讲述艺术品收藏的相关知识与人文典故,在山东收藏界产生了很大反响。

清雍正 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 六字篆书款

邮票

本季拍卖的亮点拍品是来自5月30日举行的《山岚霭色 气韵淋漓——梅云堂旧藏〈云山古寺〉》专场。张大千的泼墨巨作《云山古寺》以1.02亿港元成交。

华翌博物馆馆藏民国画家王震画作《梅花禽鸣图》崔义忠在其《我原意是云》这部描写济南文玩风情的著作中写道:“真正的收藏家也是情感世界最丰富的人,由疑惑、求索,如痴如醉,再到得到妙悟的境界,这让人魂牵梦绕。”崔义忠认为耐得住寂寞,忍得住落难,又能钻研文化,提升学识素养的人才能做一个好的收藏家。

5月31日,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于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一连举行四场主题拍卖。其中在单品专场‘雍正粉青釉双龙尊’专拍中,“清雍正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以1.24亿港币落槌,加佣金1.405亿港元成交。此双龙尊堪称佳士得历来经手最珍罕的单色釉瓷器之一,曾于2004年在佳士得拍卖上创下当时的清代单色釉瓷器世界纪录。

奥运主题升值最快

《云山古寺》创作于1965年,画中山势沉雄,云雾氤氲,在金笺的映衬下墨与彩相融贯通,灿烂辉煌。作品气势撼人,以直幅写的云山之景几乎全以泼墨之法完成,占据画面主体的高山拔地而起,直入云霄。凌空的云岚和山脚的植被则用石青石绿色泼彩而成,色泽绚丽,点缀于画面中,与大幅泼墨互相映衬,营造出强烈的视觉效果。画中题识云:“爰翁写云山,不袭元章父子、房山、方壶一笔,自开法门。”张大千对此件作品的满意,对自己所创技法风格的自信显露无遗。对于前半生以古为师的大千来说,此等豪言壮语并不多见,同时期其他重要作品更难见此等题识,足见此《云山古寺》在张大千心目中地位之重。

从英雄山市场起步,

此双龙尊仿唐朝传瓶式样,气势慑人的双龙柄配合竹节状颈及圆鼓腹,青翠莹润的釉汁则仿照宋代龙泉青瓷。“此珍罕非凡的粉青釉贴花双龙盘口尊是清代御制瓷中的巅峰之作之一。”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部国际总监安蓓蕾如此说明。“反映雍正朝御窑厂所展现的创意与超凡工艺。”

连日来,记者在集邮市场调查发现,当下邮票价格升值最快和最受收藏爱好者关注的,无疑当属奥运主题邮票。

此外,张大千的《仿敦煌南无观世音菩萨》也以3974万港元夺魁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在中国当代水墨、中国古代书画两个专场,则由秦风的《西风东水》和清代金廷标的《雨景》拔得头筹。整个中国书画拍卖中,49%拍品超过高估价成交。

对古玩又痴又着魔

雍正景德镇窑厂烧制的双龙尊分两种尺寸,第一种较小,约32公分左右;第二种较大,约52公分左右,本尊属较大的一类。要烧制如此庞大且器形复杂的瓶子难度极高,故只有少数同类传世品,弥足珍贵,大部分均被纳入为世界各地的重要博物馆珍藏。传世的雍正粉青釉双龙尊只有四件,本拍品是其中之一,亦是属私人收藏里唯一品相完美的一件。另外三件分别藏沈阳故宫博物院、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及加州陈氏典藏博物馆。

就在巴西里约奥运会开幕前夕,与奥运会主题相关的收藏品价值被炒到了新高。例如北京奥运会发行的拾圆奥运纪念钞,至今已经被收藏家们炒高了 460倍。八年前司空见惯的福娃纪念币、徽章以及邮票等等,至今同样身价大增,在网上,有人开出比当年高出50倍的价格收购福娃银质徽章,并且表示有多少 收多少,前提是要有当年销售机构出具的证书和发票。

上世纪80年代初,搞收藏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折腾古玩的不是退休老干部,就是换“洋火”的小贩,崔义忠的收藏生涯就是从这时起步的。他说,那 时济南除了几家官办的文物店,根本没有什么古玩市场,有时藏品的交流都是偷偷摸摸的。崔义忠是最早一批搞收藏的人中最先在英雄山脚下开店的,有了正规的小 店才不会被文物局的人查。这个小店也成了当年为数不多的喜欢收藏的那拨人鉴赏古玩、探讨古文物的地方,来光顾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

另据佳士得官网资料显示,此尊的来源显赫,曾为美国加州名流、女商人及慈善家 Maruja Baldwin收藏。Maruja 的第二任丈夫 Baldwin M。 Baldwin 是加州地产大亨E。 J。 Baldwin 的孙儿,其家族是最早在加州发展的地产商及财团之一,南加州多个地标均是以此家族定名,如 Baldwin Hills 山脉及 Baldwin Park 城等。

目前,定居东莞的收藏界人士张文武表示,每四年一次的奥运会,永远都不会过时,因此有心人只要舍得花时间,将平常多余的闲钱投入其中,长期持 有,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收获。“每到四年一遇的奥运年时,包括邮票、纪念钞、纪念徽章、奥运明星签名的纪念品都会被热炒,价格也基本是每隔四年成倍地增长, 某些特殊而珍稀的物件价格甚至可能上百倍的增涨。”张文武说。

由于自幼喜欢读史书,对历史典故多有掌握,一入行崔义忠就对古玩着了“魔”,有了“瘾”,一发而不可收拾。崔义忠说,那时民间没有收藏专著可以 参考,唯一一本就是民国赵汝珍编著的《古玩指南》,虽然现在看来书中错误很多,但当时古玩爱好者们啃得如痴如醉。“我们那批人整天扒拉这本书,掌握点皮毛 之后就开始去胡蒙文物,你猜我猜,争执不下。当时只有美术书店里才有文物鉴赏书籍,而且还出奇贵,一套书能卖一万多,我就拿着钱装成买书的,在书店里一站 就是一天,戴着白手套翻典籍。后来书店销售员看见我就翻白眼。”

正如张文武所言,记者了解到,2008年北京奥运邮票系列中,有一款名叫“舞动的北京”纪念邮票,当年为区区80分面值,现如今市面上已经被藏 家炒高至1万多元。而1908年伦敦奥运会主办方发行的邮票更是被视为收藏界珍宝,在最近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一枚邮票起拍价高达4万美元。

崔义忠说,那时圈子里对书画等文物的真假没有权威说法,为了弄明白他就在美术馆有展览时拿着笔去抄落款,馆员像防贼一样防着他。崔义忠对文玩痴 迷到什么程度呢?他说,有时候边走路边琢磨都能撞到路边的铁丝网上。“就是喜欢,不像现在的市场,钱多藏品贵。那时玩文玩的对真假也没现在这么大反应,即 便是真东西,也鉴不出来是哪个年代的,有何出处。”崔义忠说,他玩收藏也是一种迫切的对文化、历史的探索与寻根求源,如痴如醉,无法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