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vartprod.com

拍卖新闻

时间:2020-04-2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曾梵志 《协和医院系列之三》

贵阳219

拍卖保留价是否应透明化,有待考证

艺术品定价:现代市场体系中谁说了算?

继《最后的晚餐》1.8亿港元落槌后,曾梵志三联画《协和医院》再创纪录,1.3亿港元成交价不仅打破了此前由张晓刚三联作《生生息息之爱》保持的7906亿港元的中国当代艺术品纪录,也打破了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雕塑作品《我的寂寞牛仔》1510万美元的亚洲当代艺术作品纪录,曾梵志跻身亚洲之星,不仅续写了中国当代艺术神话,也改写了亚洲当代艺术传奇。2013年,中国当代艺术明星F4由曾经的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变成了曾梵志、方力钧、张晓刚、岳敏君。自然是有人质疑、有人表示看不懂,也有人惊呼,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价值将历经市场的起伏波折后逐渐显现出来,用曾梵志的话说好作品还远在后面。

贵阳219

如今,所有拍卖行都声称自己的拍卖公司是透明化的,的确是,如果一件拍品一经出售,所有的拍卖公司都会将拍品具体的成交价格以及拍品详情向公众介绍的清清楚楚。可是,这就可以称得上是透明化的拍卖行了吗?其实不然。本文中所强调的透明化是指拍品保留价的透明度。

艺术品市场化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艺术品定价。常见的问题是:艺术品价格如何形成?一些在世画家的作品为何竟会贵过历史名家?短期飙升至天价的作品能买吗?同时期成名的画家,为什么有人的作品奇货可居,有人的作品却少有问津?希望进入市场的艺术家则想知道,如果作品上市,该怎样定价?如何让市场接受?作品怎样不断升值?是否只要作品好,就不怕没市场?简而言之:艺术品(主要是书画)的价值、市场价格,究竟由谁说了算?

暧昧的模糊性

履职贵阳219后,文心依旧走的是原创文化艺术产业面向家庭消费的大众路线。这是在贵阳的艺术产业普遍面临困境的现状下,我所能找到的生存和发展模式。他说。所谓困境,具体说来包括:贵阳艺术市场不完善不成熟,这么多年来,艺术市场上卖来卖去的主要还是宋王孟方(贵州著名国画家宋吟可、王渔父、孟光涛、方小石),买来买去的还是那么几个藏家;市民的日常生活离艺术还有相当的距离,从市内各种美术展上门可罗雀的现状可以得知;学术层面上,活跃的贵阳艺术评论家为数不多,加之贵阳媒体多是被动的关注与传播,这直接导致了贵阳艺术评价体系的缺失

所谓保留价,是出卖人在委托拍卖时提出的拍卖最高应价达不到该价格应停止拍卖的价格,它是出卖人维护自己利益的保证手段。拍卖保留价是指拍卖标的拍卖成交价应达到的最低价格基数。《拍卖法》第五十条规定,拍卖标的有保留价的,竞买人的最高应价未达到保留价时,该应价不发生效力,拍卖师应当停止拍卖标的的拍卖。

关于艺术品定价,首先需要明确艺术品价值和价格的不同。在经济学中,价值是商品的一个重要性质,它代表该商品在交换中能够交换得到其他商品的多少,价值通常通过货币来衡量,成为价格。作为商品,其价值和价格具有直接关系,但在市场中常常存在非正比关系。艺术品亦然,其价值是自身属性如美学、历史、人文价值等的体现。艺术品的价值是恒在的,价格则受到市场多重因素的影响,比如中国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其美学、历史、人文、工艺价值举世公认,但就具体一件青铜器艺术品而言,在市场上未必比一些明清精品瓷器更受追捧,这显示了价值与价格的不完全同一性,正因如此才出现了艺术品巨大的市场空间。

2013年,是艺术家个展非常集中的一年,先是年初张晓刚的佩斯北京个展、曾梵志的伦敦个展,然后是岳敏君的个展,乃至不久前方力钧在798泉空间的个展,中国当代艺术看似出现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调整期以来的回暖迹象。这些一线艺术家1年之内往往会接到十几个个展邀请,但大量艺术家的作品鲜少有展出机会。先锋艺术评论家杨卫说这是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吊诡的一个现象,艺术市场在经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洗牌后,已呈现出金字塔结构,社会资源、资金都在向少数几个市场明星集中,藏家也在向大的机构、资本集中,处在金字塔底的艺术家要想分抢市场蛋糕变得异常艰难,加之中国远没有形成艺术品的消费群体,在这些藏家看来,当代艺术品不过是比之房产、股票更快的投资产品,其中的投机性和随意性就愈发明显。

一句话,贵阳的艺术产业链不完善。在过去的一年里,文心和贵阳219积极参与本土文化生活的构建,先后举办画展、摄影展、文化讲座沙龙等活动30余次,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儿童艺术和本土中青年艺术家身上。此外,还尝试结合微博开设网络微画廊,定期推出艺术家作品网上竞拍活动,通过微信方式进行艺术品消费模式。寻找一切可能,在缩短大众与艺术的距离上,在汇集各个环节的资源上,在完善延伸贵阳的艺术产业链做出我们的努力,做出新气象。文心说。

根据格雷格罗翰的说法,取消保留价的神秘性,使其公布于众会更有利于人们竞拍,这会让参与竞拍的人感觉更加安全与自信,因为他们会清楚的了解他们正在跟什么竞争以及跟那些人竞争。并且,透明保留价对于那些研究艺术品市场运营的专家来说也是一种福音,很多专家认为,公开保留价不仅会让人更加清楚的了解拍场的运营情况,更会吸引来更多的人参与竞拍,众所周知,无知与猜忌才会导致错误,影响效率性的正常发挥。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在自己不确定艺术品真正价值的情况下参与竞拍。

艺术品定价标准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艺术市场都有不同。中国传统比较看重的是艺术本体价值认定。比如说某位画家属于某画派,或者毕业于某知名学院等,所谓师出名门,这些信息成为评判书画家作品价值的重要参照。还有一种社会公用价值认定,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是政治挂帅的时期,评价艺术品主要看其社会功用如何,对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建设有没有好处。这个时期是政治决定论,对艺术品的评价语境是社会功用目的。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的主导作用日益加强,对艺术品的定价回归正常。但是艺术品定价仍然不同于商品定价。由于书画作品具有多种附加值,是特殊的商品,无法以经济学原理上的劳动价值论来衡量其价格,而且书画作品的价值更存在于非物质的精神层面,难以用成本加利润的方式估值。

这真是疯了。当张晓刚的作品拍至上百万美元时,他已觉得市场疯了,因为他的《血缘大家庭》在1991年出手时也就上万元人民币,10年时间增长10倍他觉得还正常,而增长上百倍时,他就觉得有些看不懂了。不过,在他看来,这些艺术品的拍卖价格与艺术家基本没有关系,这些都是纯市场行为,而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要不断创造出新的作品,绝对不能被市场左右。

前不久,陶生活掏生活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民族民间美术系师生陶艺作品展在贵阳219举行,参展的200余件作品全部标价销售。这些在文心看来,兼具审美与实用功能的接地气的艺术品,很快被市民一抢而空,这意味着,我们第一次有意识的将贵阳219的产业链,成功地延伸到交易环节。

然而,也有很多人持不同的想法,他们认为,神秘性在吸引更多人来到拍场的因素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比如,洛杉矶当代艺术拍卖行主管就认为如果人们不了解保留价究竟是多少时,他们就会存在侥幸心理,可是如果他们知道了保留价,他们就会想,我还是不要去竞价了,因为不管怎样我也付不了那么多钱来买下这件作品。

那么今天从市场角度应该如何认识书画艺术品的价值以及如何给出价格呢?

自《血缘大家庭》后,他完成了历史叙事作品失忆与记忆系列,近年来又创作了绿墙、红梅等作品,他是在承担一个艺术家的知识分子职责,寻找我们失去的历史记忆,同时反思城市化进程如何造成我们个人内心的孤独、人性荒漠,这是一种内在情感关系的梳理,因其作品的个人性、超现实和意象性反而缺少血缘系列所呈现出的外在张力,因此在评论中形成两级,有评论家认为张晓刚用梅花隐喻中国式文人情趣而有意模糊了现实生活中的矛盾,使得最近的表达变得暧昧,它也就失去了一种立场和力度。不过,现在这些成功的艺术家都转向了策略批判。杨卫认为,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初不一样,因为一切都没有成型,社会的一切可能性都有,中国当代艺术呈现出鲜活的个人特征和时代特征,而现在因缺少了敌人(批判对象)而变得犹疑,用张晓刚的话说,如今没有明确的反抗目标所以绘画就变得更内在化和个人化了。

贵阳219,因位于贵阳宝山北路219号而得名。

究竟,拍卖保留价应不应该透明化,仍是有待考证的问题。

除了书画作品本身原有的艺术价值以外,我们还看到,艺术品其实是要被使用的,它必须有使用价值。古今中外,很多艺术家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但其作品仍然要具备有用性,就是说要能将虚拟价值转化为实际价值。如果作品找不到服务用途,即使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也难以形成市场价值。

也有西方评论家认为,正因为中国当代艺术缺少明确的自由立场和因其模糊性和暧昧性而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审美,这反而会迎合他们的东方趣味。

从贵阳的一个地理标识发展成为贵阳人渐为熟知的文化标识,贵阳219用了一年的时间。

编辑:陈荷梅

纵观历史,我们看到很多艺术家的创作最终必须解决一个问题:生存。当然彻底不卖画的也有,比如梵高,他是真正埋头画画的人,但生活非常困难,穷困潦倒。《红色葡萄园》是他唯一卖出的一张画。这幅画倒手卖给比利时一位画家,现存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如果进入市场,估价怕要接近一亿美元。活着作品没有价值,死后作品价值连城,这就是艺术品必须面对的市场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