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vartprod.com

收藏专页

时间:2019-12-29

  北京798艺术园区里,好几家画廊正为空间里摆放着展览的作品提心吊胆,这些艺术作品体量巨大,价值千万,一群参观中的从事传统领域创作的艺术家,因为好奇心大发,忍不住伸手去触摸这些当代艺术作品,当即遭到了画廊工作人员的坚决制止,场景顿生尴尬。

  原标题:“植物熊猫”汉中勉县武侯祠古旱莲如期盛开 树龄超400年

  原标题:“九层妖塔”旁古墓被盗,26人“下斗”盗1亿8000万文物 | 盗墓笔记是真的?!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作者:朱其

  当代艺术作品可以摸吗?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绝大部分挂在博物馆、美术馆、画廊里展出的艺术作品都是不能触碰的,因此,“不能摸”的禁令,不仅仅限于当代艺术作品,也针对传统书画、雕塑作品。当然,斥巨资纳入囊中,使之成为私人收藏的艺术品除外,拥有者对于私人物品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爱怎么把玩就怎么把玩,旁人无权干涉。古代文人士大夫之间还有互相观摩藏品的风雅之趣。

图片 1

  看过小说《鬼吹灯》和电影《九层妖塔》的人,想必对“九层妖塔”都不陌生。

  3月17日召开的“清华大学艺术与资本论坛”给所有人留下深刻印象,大家有一个共识:经过2008年市场高潮,对中国的艺术市场、资本以及制度的创新,相比十年前有了全新的认识高度和理念,尤其是这个行业年轻一代正在飞快地成长。尽管论坛发言者的讨论未达到成熟的艺术市场理论,但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大家正接近对艺术市场有序、理性及理想的认识的门口,毕竟过去十年所有的中低级错误,该犯的几乎都犯了。

  但是为什么摆放在美术馆、画廊里的当代艺术作品就那么惹人好奇,频频遭人下手呢?相比较材质单一的传统艺术,当代艺术作品所采用的材质相对丰富多样:有用旧衣服包裹起来的巨大雕塑,有把麦田里的稻草芦苇照搬而来的一块土地,有挂在墙上的被劈开的竹篾,还有几千万张宣纸打成纸浆做成的长30米的孔洞,仿佛连接着过去与未来……对于缺乏当代艺术视觉经验的人而言,当目睹作品时所激发出的好奇心,大大地超越了“不可以触碰艺术品”的已知戒律,产生摸一摸艺术品的想法便不足为怪了。

图片 2

图片 3电影剧照

  简要归纳一下中国艺术市场的问题,大致如下:

  2013年,在上海玻璃博物馆,两个小男孩跑到护栏里,用力拉扯和摇晃一幅玻璃展品。一分钟后,展品被扯下一大块,碎落在地。这幅作品其实原名叫《天使在等待》,是这位艺术家专门为她刚出生的女儿做的。在之后的讨论中,艺术家把这个破损的作品还是原样保存,然后改名叫做《折》,并且未向破坏者要求赔偿。

图片 4

  电影《九层妖塔》出自于张牧野先生的小说《鬼吹灯》,小说是虚构的悬疑故事,但现实中确有一处真实的九层妖塔——即巍巍昆仑山下青海省海西州都兰县热水大墓的血渭一号大墓。

  要平衡艺术的价值和价格的关系。艺术市场和资本体系,核心是为了促进价值的升级,而不是在价格上玩金融和资本游戏。中国目前的文化经济和艺术市场,就好比,出了一个赵本山,大家就想复制一万个赵本山,在中低层次拼命抢钱,而不是在更高层面创造一个如何塑造“卓别林”的资本系统。

  在苏黎世当代美术馆里,笔者曾经亲耳所闻,梵高自画像跟前的两位游客嘀嘀咕咕欲伸手摸画上的烟雾的笔触。可见对于现当代艺术作品油然而生的好奇,其实是一个世界性问题。

  近日,迄今世界上发现的唯一一株,被誉为“植物熊猫”的汉中勉县武侯祠古旱莲如期盛开,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1979年文物普查时,专家用碳十四的办法测定它的树龄超过400年,相当于明代万历年间,与祠墓志相吻合。 

图片 5

图片 6

  当代艺术的核心是自我经验的表达,自我意识的投射,这直接决定了它是非常具体的,也决定了它的受众的特定和有限。受众能否理解和分享艺术创作者的意图,直接取决于受众和作者之间是否拥有类似的经历和思维方式。于是,有些当代艺术作品又会强调与现场观众的互动性,甚至现场观众的反映也进入艺术家的观察领域,成为作品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在刘海粟美术馆进行的“中华创世神话——互联网艺术大展”上科技和艺术相结合的作品,就需要观者的主动参与。然而,这样的多媒体作品势必有其说明和操作规范,这就是说,观者可以“动”,但不能“乱动”。

图片 7

  古代一个部族“吐谷浑”在7世纪被吐蕃灭掉,吐蕃人称他们为妖怪,对葬有唐代早期吐谷浑王室墓葬的“血渭一号大墓”,被当地人俗称为九层妖楼。

  艺术创作属于价值创造,艺术市场属于价格实现。价格有一个游戏区间,像天价做局,艺术品证劵化、基金理财产品,都属于经济学价格区间合理的金融游戏的浮动区域。但即便经济学也不允许价格离价值太远,因为价格是可以在中短期人为操纵的,价值是不可能的,价值是一个长期创造的过程。

  打个比方,在当代戏剧界有个很火的概念“浸入式戏剧”,即舞台被观众席四面环绕,在池座之间蜿蜒而穿的平坦过道间也能看到演员们的身影,他们分散在剧院各个角落,凝视着身边的观众。与观看当代艺术作品同理,观众若非得到邀请,恐怕是不能去“摸”演员的吧?

  旱莲每逢三月花满枝头,初开时呈红色,盛开后红白相间。其树先花后叶,花蕾要在树上孕育十个多月,历经夏、秋、冬来年绽放,俗称“十月怀胎”,又因为每年3月8日左右开放,被称为“女人花”。

  对这处墓葬群,直到近年来才有专业的考古队进行挖掘研究。考古人员挖掘到众多随葬品,有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木碟、木鸟兽、粮食和大量丝绸,是一套非常好的历史见证史料。

图片 8

  (央视记者 闫星光 图片 徐鹏)

  这座墓葬共有9层,目前,仅仅发掘了墓葬一二层,剩下7层尚未被考古发掘,很多都还是未知。

  艺术市场需要进一步细分,艺术衍生品、艺术复制品可以作为“艺术产业”,但书画市场不能归入“艺术产业”的概念,因为纯艺术创作是不能成批复制生产的,但衍生品和复制品可以。过去十年,一直把艺术的原创与艺术衍生品和复制品都笼统地归入“艺术产业”的概念。

图片 9血渭一号大墓。

图片 10木板水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