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vartprod.com

收藏专页

时间:2019-12-27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随着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升,不少国人已将收藏看成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图片 1

五一小长假期间,北京的文物艺术品春季拍卖拉开帷幕,让人目睹了古代书画的超群魅力和人气。记者获悉,作为今年北京春拍最早举槌的公司,中鸿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20周年春拍实现了5.8亿元的总成交额,同比增幅高达81.2%。在23个专场之中,“饕餮――中国古代重要书画专场”单场贡献了1.17亿元的成交额,并实现了100%的成交率,体现了市场对古代书画的追捧。

东京中央香港拍卖承接三周年拍卖创下之佳绩,继续为广大藏家罗致珍稀精品,现将于5月28至29日在香港四季酒店举行春季拍卖会,呈献「中国重要瓷器及艺术品」、「中国古代书画」、「中国近现代书画」、「一期一会.听茶闻香」及「文房四谱」专场,汇聚近600件瑰宝,包括来源显赫的欧美及东瀛藏品,珍罕无比。所有拍品将于5月26至27日在香港四季酒店公开展出,欢迎公众参观。

不过,国人似乎只对中国艺术品收藏兴趣浓厚,而作为收藏界一大重要分支的西方艺术品,目前在中国还显得相对弱势,甚至对于这一收藏门类,大多数人还几乎一无所知。

动辄数亿元的天价宝物如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惊艳市场,民间鉴宝、拍卖活动也越来越热,似乎文玩拍卖“高烧”难退。毕竟,藏富于民是趋势,随着经济发展, 中高收入群体开始具备购买、参拍、收藏文玩的实力。需求在增长,然而供给未必能满足。不少人将“收藏”与“投资”混为一谈,使文玩收藏拍卖领域显现各种怪现象。

在北京首场春拍中,拔得头筹的拍品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作品《秋林烟霭图》。“这幅画可以说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富春山居图》的姐妹篇。”据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单国强介绍,这两幅画同属黄公望创作的长卷山水画,且二者的创作年代、绘画手法和画作内容都是相仿的。“黄公望不少作品描绘的都是富春江景色,这些画以不同形式、从不同角度来再现富春江。《秋林烟霭图》是以一步一景的方式描绘了富春山秋天景色。可以说,这张画不仅体现出了自身独立的创作性,同时也是研究《富春山居图》一个重要的佐证资料。”

中,以龚贤《山居幽赏图》最为瞩目。此画以前、中、后三段描绘山水,画中有四时四景,有松林茅舍﹑一瀑贯流﹑密林层峦﹑疏林静水,各得奇妙。四屏笔墨气韵生动,墨色反复累积却非浓黑,正是龚贤之「灰龚」风格。大幅长轴呈现的崇岗叠嶂之势,塑造出一种仿如人间仙境,隐居桃源的效果。沈周《沧浪濯足图》充满诗意,描绘远方群山飘渺于水雾云海之间,一位高士于一叶独舟上,沧浪涤足,醉心于山水之中,甚是快活。

“西方艺术品收藏其实就是指收藏在约定俗成的地理和文化范畴上属于西方的艺术品,”青年收藏家、无界艺术总监杨好说。

其一,梦想“一夜发家”。有些人认为“收藏等于投资,投资必然要有高收益、高回报”,在市场热点较多、热度偏高时,就会出现众人“一哄而起”,幻想“一夜致富”的现象。

在拍卖现场,《秋林烟霭图》最终以3105万元人民币(含佣金)成交。此外,还有许多古代书画作品同样表现不俗。例如,祝枝山的《草书李白诗卷》以1092万元成交,曾被《石渠宝笈》著录过的张若霭《临李迪荔枝图卷》以920万元落槌,唐寅作品《山亭午翠图》则拍得782万元。

精品有吴湖帆《拟古山水四屏》,设色明凈雅致,松居、近水﹑远山、层迭延深,构图别致,极尽苍山渔隐之雅趣。张大千《荷花图》以淡墨作画,而瓣尖则用浓墨破之,令荷花显得神清气爽,又带着娇嫩而水灵,画法运用自如,花瓣线条的勾勒也更加流畅而灵动。

但实际上,她并不太赞同“东方”和“西方”指代得如此泾渭分明。因为在她看来,收藏本是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活动,并没有严格的界限。

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著名文博专家陈燮君援引已故著名考古学家陈梦家的话,“收藏是花钱买雅兴、买文化的事,不能养家糊口,更不能发财致富”。陈燮君说,人们看到一些收藏家富甲一方,那绝对不是收藏的本意和目的。

事实上,在去年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古代书画就曾“大出风头”,元代书画《五王醉归图卷》成交价创出当年中国艺术品在全球的最高成交纪录。整个古代书画版块全年成交额增长了近8成,远远超过整个行业成交额13.33%的增长幅度。同时,曾巩、宋克、夏圭、吴镇、恽寿平、蒋廷锡等十多位古代书画家作品的拍卖纪录先后被刷新,这对整个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而言,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

珍品有清雍正粉彩过枝绣球花蝶纹盘一对,来自美国著名实业世家J.R.Watkins家族之外孙女Mariel King。盘面以玄月式构图,右上方留白,绣球花圆簇,伴以朵朵桃花,点缀彩蝶,画意隽永清新,施彩娇艳柔和,是稀世难求之珍品。

“大家对西方艺术史上的名字以及鉴定依然不是一个全知状态,一部分人只知道诸如达·芬奇等名家名作,而另一部分人常把‘外国‘装饰性艺术品与西方艺术品收藏混淆在一起。”杨好说,这些认识是片面的,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西方收藏在中国的境况。

其二,低值高估。一些古代器物,虽经研究所和鉴定师考证,其断代和“身份”基本无误,但价格高企,与其自身艺术价值不符。一些动辄上亿元的器物,在拍卖市场上估价已临近“失范”。

由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与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联合发布的2016拍卖业蓝皮书――《2016年中国拍卖行业经营状况分析及2017年展望》显示,2016年度,10家样本公司中国书画共成交123.85亿元,其中古代书画占37.77%,达46.78亿元,成交额较上年增长75.80%。在古代书画拍卖中,成交价在1000万元以上的拍品数量竟与近现代书画不相上下,仅5000万元以上成交拍品就达11件(套)。其中,有4件(套)拍品在1亿元以上,包括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曾巩的《局事帖》、蒋廷锡的《百种牡丹谱》、吴镇的《山窗听雨图》。

同场首次推出日本「皇族久我家旧藏」,重点拍品为清雍正 仿官釉八方双贯耳瓶 《大清雍正年制》,为雍正御窑仿官釉之陈设大器,八道棱角自上而下贯通全器,两侧对置贯耳,造型恢弘,敦实挺拔,彰显出皇家庄严气度。清乾隆御制剔彩福禄寿花卉纹长方匣,呈齐头立方式,造型简洁凝练,全身以红、黄、绿三色剔彩呈现吉庆纹式。屉门、两侧配有镀金螭龙纹提环及寿字如意锁头;匣身每面四边饰以如意纹,以桃实花卉纹为主饰,寿桃「卐」字锦地寓意「福寿万代」。整体纹饰布局紧凑﹑刀法严整,漆色发色鲜明﹑绚丽悦目,彰显出乾隆雕漆技艺之高超。